當前位置:首頁>玄幻小說>葬神紀
目錄
設置
書架
書頁
禮物
投票
設置
閱讀主題
正文字體 黑體 宋體 楷體
字體大小 A- 18 A+
頁面寬度 900
保存
取消
第一卷 第34章 圣女的實力!
作者:柴犬大人| 字數:3270| 更新時間:2018年11月03日

妖女許蕓之所以對他放心,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建立在覺得可以將他掌控利用的前提之下,而獸骨吊墜作為兩者溝通聯絡的重要物件,一旦落到別人手中且被妖女發覺,后果無疑便會相當嚴重。

所以蘇清流的第一反應,都不是索要,而是直接動手搶奪。

可這想法瞬間又熄滅了,因為吊墜的微芒不再閃爍,這說明妖女已經起了疑心。

“你可知你壞了多大的事?”

蘇清流橫眉冷對,心頭頗為郁怒。

到得此刻,荊姓人也無法再掩飾了,他索性直接把吊墜取出,道:“你口口聲聲說你是姜金衣的人,那為何你的身上不僅有能代表妖族圣女之身份的令牌,還有妖族高層專用的傳音密骨?”

他之所以不信蘇清流,無疑便是因為這令牌和吊墜了,這也怪不得他,小鎮機密頗多,乃是姜金衣煞費苦心才建立起來,而面對蘇清流這種來歷不明的人,恐怕換成是誰,都會嚴加提防。

所以蘇清流的氣憤也只是一時罷了,微微嘆氣之后,他的心情沉靜下來,平心靜氣的將之前經歷講述了一遍。

荊姓人仍不是很放心,可看著蘇清流的表情,又不像是說謊,再加上眼下情況緊急,便也只能賭搏性的選擇相信。

如此一來話題就比較好展開了,就妖女一事,兩人各抒見解。

蘇清流認為,荊姓人想在瀘陽鎮設伏,這個計劃本身并沒有什么問題,但唯一不妥的是,他并不能保證一定可以擒獲妖女,既然無法保證,那便應該另尋良策。

而荊姓人卻不這么想,特別是當他聽說妖女竟是許蕓之后,設伏的想法便更加堅定了幾分。

當然,他也不是火燒眉毛亂做決議,據他所說,小鎮內不僅全民皆兵,更是暗藏著三十余位御氣境高手,再加上姜金衣授下的元道大陣,妖女不現身則已,若真現身,將其擒獲的機會,也并非不大!

不管怎么說,既然姜金衣把他派到這來,那便是信得過他。蘇清流之后便也沒再提出什么異議,是對是錯,先盡力配合他,之后邊走邊看就是。

兩人迅速回到鎮內,荊姓人直接叫來吾天選開始排布人手,事實的確如他先前所講那樣,但聞一聲號響,靜謐的小鎮夜色當中,無數盞明燈便是接連亮起。

緊接著各家門戶敞開,快速而有序的集合到小鎮廣場上的便已近不再是尋常百姓,而是一幅幅鋼盔鐵甲、威武肅殺的戰士!

另,與之同時,蘇清流還察覺到自小鎮之內忽有異樣波動涌現,以鎮中心某不知名處為起點,蔓延擴張,片刻便廣極數里,將整個小鎮籠罩當中。

唰唰唰!

無數道勁氣飛快流轉,但又瞬間消融夜色當中,想必是三十御氣高手,也已各自就位。

荊姓人看了蘇清流一眼,放飛手中信鴿的同時說道:“你隨時做好準備,妖女一到,大陣自有感應,你便立刻按之前計劃,配合吾兄行事。”

蘇清流點了點頭,卻不禁有些遲疑的問道:“這信鴿是傳給姜金衣的?你們就沒點…”

應該是猜到了他的意思,不等把話說完,荊姓人便苦笑打斷,“這是妖族境內,妖法之詭異奇巧你可能不甚了解,我們倒也有獸骨吊墜那種事物,可在人家的地盤里,卻是不敢動用。”

“怎么,它們還能察覺不成?”

荊姓人給了他一個不置可否的眼神,旋即沒再說話,一擺手宣布待命,自己便也隱入夜色當中去了。

“走吧朋友,咱倆鎮子口就位。”吾天選到一點也不緊張,反而神情亢奮。

蘇清流便與他一同去了,但路上總是忍不住去想,難道現在的妖族已經進步到這種程度?太快了吧?即便有冷玄等人相助,它們于奇門一道,也不應該有這么高的水準的。

竟然連傳音秘寶都能攔截,這…著實匪夷所思…

納悶歸納悶,但也終究只是個疑惑而已,到得鎮子口后,蘇清流便把全部心神都放在了戰前準備上了,毫不夸張,此戰至關重要,若是今晚不能一舉擒住而是叫妖女逃脫,可想而知,當妖女再次回返的時候,這里將會面臨怎樣的浩劫!

等待是枯燥的,卻又容不得一絲懈怠,便是連吾天選都不再碎嘴碎舌,只管一目不瞬的盯著前方夜空。

許久,可能是四個時辰之后,即將放亮的天際邊陲,突然現出一抹細看之下,有些區別于晨光的光亮。

眾人神情一震,知道這多半是正主兒已經來了!

“朋友小心些,待會為求真實,我會全力出手。”吾天選正色說道。

蘇清流點了點頭,旋即深深吸氣,靜待光芒臨近。

須臾,那抹光亮到得小鎮前方十里之處,一閃之后消失不見。

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證明來的是妖女本人無疑了,因為它不想放棄蘇清流這顆暗樁,所以在確定情況之前,自然不會直接發動大舉進攻,而是本人親自到場探查情況。

蘇清流和吾天選對視一眼,前者逃竄后者追擊,大戲鋪展開來。

晨光終于透過昏暗,卻是慘淡淡的白,很應景兒的陰雨天。

“賊人,還不束手就擒,今兒便是再借你兩條腿,你也逃不出爺爺的五指山!”

吾天選蔑聲喝罵,如同老貓戲鼠一般,只管在后面追攆,卻并不急于捉拿。

蘇清流則跑在前面,時不時回手打出一記元息氣刃,角度刁鉆毒辣,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,都著實是奔著性命去的。

暗處,一雙柳眉便是微擰了一下,不過仍未現身。

“呵,你是生怕老子不怒是吧?還敢使這陰險招數,信不信老子就算他嗎的不要那吊墜咒訣,也要削你狗頭為我手下報仇!”

將憤怒演繹到極致,吾天選話罷落拳,作為頂級尸修,他的速度快到讓即便是暗處的妖女,都明顯錯愕了一下。

砰!

蘇清流被重重擊飛出去,戧倒在地砸起一片塵埃。

吾天選緊跟而至,一把揪住其衣領,“說!吊墜的咒訣是什么,昨晚之所以會亮,是不是你的上司給你傳信了!”

蘇清流冷笑,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,“是又如何,不是又如何,你要是真有種便殺了我為你手下那倒霉獄卒報仇,不然,就別說這些廢話。”

“偷襲獄卒然后逃出來的么?”陰翳林間,妖女暗暗作想,雖有這想法,但與生俱來的警惕性告訴她,還是應該繼續觀察。

目光落向鎮子當中,時間尚早,僅有幾縷白煙裊裊升起,合著隱約可聞的吆喝叫賣之聲,想必該是鎮中的早點攤販們已經起做。

而鎮子口處,一大群百姓模樣的家伙正自向此沖來,步法沉穩有度,應該都是戰士偽裝。

那吆喝叫賣之聲便不復可聞了,取而代之,則是一片嘈雜混亂,隨后無數村民相繼涌到鎮口,紛紛向此張望。

一切看起來都是那么的合情合理,鷹十七清晨之時襲殺獄卒進而逃竄,被邋遢男子發現后遭到追擊,因實力不夠,偽裝成村民的青鸞戰士落后一步,鎮中百姓則后知后覺,紛紛跑出來看戲。

那么該不該出手呢?

妖女從鎮子那邊收回目光,此時邋遢男子正死死扼著“鷹十七”喉嚨,眸中怒火與殺機并閃,口中則是喝罵逼問之詞。

“這暗樁已經暴露,是否還有援救的價值?”

妖女微微蹙眉,片刻后覺得,價值還是有的。

雖然小鎮位置已經確定,但關于內里詳情,卻是仍然一無所知。把這暗樁救下,一是能盤問內里情況,二則是可以先叫他回返前線,爭取在自己調集人馬剿滅小鎮之前,把姜金衣穩住。

畢竟,在它們妖族境內,人族想要傳達消息,便只能靠飛鴿傳信,所以即便他們在昨晚就已經給姜金衣傳報,姜金衣也不可能這么快得到消息。

而把這暗樁救下的話,再將自己來時用的御空秘寶賜下,他便必定能趕在飛鴿之前回到前線,穩住姜金衣,應當也不是什么難事。

念及此處,妖女終于做出決定,纖拳橫探一握,光影閃過,鋼槍便是出現手中!

然后,林間豪光頓起!

雖然早知妖女藏在林間,可當著槍芒乍起之時,吾天選還是嚇了一跳。

當然了,蘇清流同樣如此,因為妖女這一次出手,比之前他見過的那兩次,強橫了至少數個檔次!

控氣之上為御氣,御氣之上為搬山。

搬山境界,對元息已不再是掌控,而是強化,一縷氣出,橫挪大山不是虛談,而將這種力量融入元技當中再次增幅之后,其威力,可想而知!

所以面對這一記強到預料之外的槍芒,吾天選只能選擇退避。

轟!

光束摜地,槍風四下波及,以漣漪擴散之狀滌蕩而去,瞬間,周遭三百丈內再無一棵樹木直立,盡皆倒伏斷折!

三百丈是多遠,那便是方圓里許,僅此一槍,里許摧殘成空?

躍至半空的吾天選都看傻了,可他還沒來得及反應,一道槍狀流光又自眼前掠過,然后他便感覺手腕一涼,扭頭看去駭然震愕!

即便身為玉尸,那道流光還是輕易自手腕處將他抓著蘇清流的那只手掌給整個斬掉,雖然這跟他沒有做出任何防御有很大關系,但不得不承認的是,妖女比他們預想中強出太多太多,以至于可能連原先計劃最基本的將它引入鎮內,都是無法辦到…

事實貌似也的確如此。

只見那流光斬過之后,迅電一般直奔遠去。而與之呼應的,則是林間一道驚鴻身影呼嘯鵲起,好似烏黑濃霧,偏又透著姹紫嫣紅的炫麗,于半空中截住蘇清流,再招手一探喚回長槍,眨眼便要消失而去……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
×
賬號余額: 0 書海幣 | 本次花費 1000 書海幣
去充值
鮮花
100書海幣
咖啡
200書海幣
神筆
500書海幣
跑車
1000書海幣
別墅
10000書海幣
禮物數量
-
×
20
+
贈言
送禮物
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
×
賬號剩余月票數 0 如何獲得月票?
月票數量
-
×
20
+
贈言
投票
英超积分榜2017一2018